菅义伟:将探讨观众入场观赛 推进安全安心举措

菅义伟:将探讨观众入场观赛 推进安全安心举措
5月29日,据《共同社》,日本首相菅义伟28日傍晚在官邸召开新冠病毒感染症对策总部会议,关于目前向东京和大阪等9个都道府县发布的紧急事态宣言,决定把期限从31日延长至6月20日。关于宣言前一阶段的“防止蔓延等重点措施”,则把本月31日到期的埼玉、千叶、神奈川、岐阜、三重5县的期限延长至6月20日。在之后的记者会上,菅义伟表示将朝着东京奥运会和残奥会让国内观众入场观赛的方向,展开探讨。对于在宣言下是否应该举办奥运的提问,他仅回答说:“将倾听各种各样的呼声,在有所顾及的同时,推进筹备工作。”  由于被认为传染力更强的来自英国和印度的变异毒株蔓延,日本政府决定延长宣言期限。菅义伟在记者会上称“非常难过”,强调“我认为,此后3周是防疫和疫苗接种这两大正面作战得出成果的极其重要的时期”。他还说明称,在病毒日益替换为变异毒株的形势下,要减少感染人数,“需要比以前更长的时间”。  有关7月23日开幕的东京奥运会的国内观众,菅义伟以职业棒球和足球J联赛为例,明确说“在参考入场人数等的基础上,能够加以应对”。对于反对举办奥运的意见,他表示“知道存在担忧。我们正在推进迈向安全安心奥运的举措”。作为防疫对策,他就来自海外的奥运相关人士,举出了(1)减少访日人数(2)接种疫苗和贯彻检测(3)限制行动,不与普通国民接触等措施。访日人数目前压缩至奥运会约5.9万人、残奥会约1.9万人,菅义伟称将进一步削减。他还警告说,违反行动限制者会被驱逐出境。

热火太惨了!比雄鹿多进了15个三分还是输了

热火太惨了!比雄鹿多进了15个三分还是输了
北京时间5月23日,迈阿密热火客场以107-109惜败于密尔沃基雄鹿,球队惨遭米德尔顿完成0.5秒准绝杀。要知道,此役,热火命中20记三分依然输球也是令人始料未及之事,多进15记三分仍输球创下尴尬纪录。  在本场比赛中,热火比雄鹿多投进了15记三分球,但是球队输球创造了NBA历史上季后赛中单场比对手多投进15记三分球但是却输球的尴尬纪录。  除此之外,这也是包括常规赛以及季后赛期间的第二大三分球净胜数而输球的比赛,排名第一的是,在2012年1月27日,尼克斯比热火多投进了16记三分球,但是球队却输球。  要知道,此役热火一共投进了20记三分球,而雄鹿只有5记三分球。外线净胜雄鹿45分,但是热火仍然输球。热火在季后赛首战外线三分球50投20中,达到4成的外线准星,其中罗宾逊7记三分,德拉季奇5记三分,巴特勒、纳恩、阿里扎、希罗分别是2记三分。(Emily)

费德勒:希望自己能更好 输球唯有遗憾会继续前进

费德勒:希望自己能更好 输球唯有遗憾会继续前进
5月19日消息,在周二进行的日内瓦公开赛上,费德勒在复出首战不敌安杜哈尔,尽管39岁的老将在比赛结束后仍然微笑着向现场不多的观众挥手致意,但是在赛后的新闻发布会现场,20届大满贯得主丝毫不掩饰失望之情。  费德勒说:“能够回到赛场这很好,但是输掉了比赛,让人失望。输球从不会让人感觉到好。我非常期望参加比赛,这一点毫无疑问,但是现在我必须在发布会上阐述输球的感受,我非常高兴能够让球迷观看我的比赛,我在复出之路上努力了很久。”  “当然,回到球场是有意义的,但是我希望自己能够做得更好。我感觉在训练中还不错,在日内瓦的训练也是很好,但是比赛和训练不同,我停止了前进的步伐。”同时费德勒还表达了,第三盘比赛关键时刻被反超的无力感。  对于接下来,费德勒坦诚法网不计划有什么大作为,把目标放在草地赛季,准备的时间也更充裕。费德勒认为日内瓦留下最多的只有“遗憾”。费德勒说“我本希望能够继续在这里打球,为这里的观众打更多的比赛,现在只能接受失利,然后继续前进。”(福来)

羽联:印尼等协会提议11分制 本周羽联大会将表决

羽联:印尼等协会提议11分制 本周羽联大会将表决
原标题:羽联:印尼等协会提议11分制 本周羽联大会将表决 北京时间5月18日,世界羽联在官网显著位置报道称,5月22日星期六举行的世界羽联年度会员代表大会,将对是否执行5局11分制进行表决。世界羽联专门指出,这个提案是印尼和马尔代夫两个协会提出,亚洲羽联、韩国羽联以及中国台北羽联表示支持的前提下被摆上议事日程的。 本世纪初,世界羽联在5年内进行了多次计分制度的改革。2001年6月,世界羽联将有着百年历史的3局2胜发球得分15分制改成了5局3胜发球得分7分制,这一改革保留了换发球制度缩短了每局得分。这让比赛时间缩短也增加了比赛的偶然性。但由于比赛的精彩度明显降低,世界羽联第二年5月份又取消了7分制,恢复到传统的3局2胜发球得分15分制。但到了2003年世界羽联考虑到男女运动员的体能差异,认为不应对男女运动员设有相同的计分数。于是除了男单和男双两个单项仍施行15分制外,女单、女双以及混双三个单项实行11分制。 当时的11分制和现在世界羽联提出的11分制是完全不同的概念,那时的11分制仍有换发球,是发球得分制而且仍是3局2胜。这一反复的过程可以认为是世界羽联改革的一次失败,基本上还是回到老样子。到了2006年,世界羽联终于在计分制度改革上迈出了一大步,实行了3局2胜每球得分21分制,取消羽毛球项目最具特点的发球得分制,避免以往因为来回交换发球权而长时间不得分的现象,明显缩短了比赛时间,这一赛制延续至今。 世界羽联曾从2014年开始,在低级别比赛中试行过5局3胜11分。林丹当时直言11分制打得不过瘾,李宗伟、戴资颖等名将都认为这将有利于进攻型选手,比赛缺少拉锯感。现男单头号选手、日本的桃田贤斗2018年也曾表示,“21分更容易控制比赛节奏,我是偏技巧性的选手,教练安排11分对抗练习,我的成绩并不好。”可以预见的是,如果今后羽毛球实行11分制,以打控制球为主桃田贤斗很难建立属于自己的王朝。 世界羽联曾在2018年5月份启动过11分制的投票表决,结果129票赞成,123票反对,由于赞成票数未占到总票数的2/3,11分制未能获得通过。当时主要是遭到了日本、韩国、马来西亚、印尼等亚洲羽毛球强国的强烈反对。马来西亚羽协曾有官员指出,世界羽联之所以力推11分制,主要是为了打破亚洲国家的垄断。21分制除了测试选手技战术,还考验选手的体能和心理,11分制太短,偶然性大大增加。 世界羽联为何要力推11分制?官方是想缩短比赛时间以适应包括电视转播在内的商业推广的需要,吸引更多地区的年轻人喜欢上这项运动。世界羽联主席拉尔森曾公开表示:“我是支持5局11分赛制的,这样的改变能让羽球更有趣,更具观赏性,我们还需要不断改进。不然的话比赛会太刻板,对下一代的年轻人没有吸引力。缩短比赛时间会让羽毛球更具影响力,在电视转播时会更吸引人。这会转变为更多的收入,球员收入也会相应增加。” 第82届世界羽联年度会员代表大会定于今年5月22日在线上举行,期间将选举世界羽联主席、第一副主席、负责残疾人羽毛球的副主席以及20名世界羽联理事会成员。根据世界羽联此前发布的候选人名单,现任世界羽联主席拉尔森、第一副主席帕塔玛以及负责残疾人羽毛球的副主席库尔佐均为各自职务的唯一候选人,意味着他们将自动当选。 55岁的世界羽联主席拉尔森来自丹麦,作为羽毛球名将,他曾经参加三届奥运会,并在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上获得男单项目金牌。他于2013年当选世界羽联主席,2017年连任。拉尔森去年宣布自己被确诊患有帕金森病,但表示现阶段的健康状况并不影响他继续任职。(Red)

曼联变主场虫?输球>前两季之和 丢球近50年最多

曼联变主场虫?输球>前两季之和 丢球近50年最多
原标题:曼联变主场虫?输球>前两季之和 丢球近50年最多 由于新冠疫情的原因,老特拉福德大球场一个赛季都没有球迷,因此曼联的主场优势荡然无存。在这样的大背景下,曼联在主场以2-4的比分输给了利物浦。根据OPTA的数据统计,这是曼联本赛季的第6场主场输球,这个数据比前两个赛季之和(2018-19赛季主场输3场,2019-20赛季主场输2场)还要多。 主场对阵利物浦,曼联是打破僵局的那一方,但最终利物浦后来居上,打入4球完成了逆转,克洛普也终于在执教利物浦之后首次在老特拉福德大球场收获了胜利,而且还是一场异常关键的胜利。值得一提的是,这是曼联本赛季在主场的第6场失利,这个数据比前两个赛季的主场联赛输球场次之和还多,2019-20赛季曼联英超主场输了2场,2020-21赛季曼联英超主场输了3场。 不得不说的是,马奎尔的受伤对曼联的后防线有着不小的影响。对阵利物浦的比赛,无论是拜利还是林德洛夫,他们都无法很好地完成防守任务。这也是卡瓦尼、费尔南德斯等人会经常回到本方禁区参与防守的一大原因。这样一来,曼联防守一片散沙的同时,进攻端也处于脱节状态,输球也就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了。 令人唏嘘的是,主场丢4球之后,曼联本赛季在主场的丢球数达到了27球,这个数据创造球队自从1971-72赛季(主场丢26球)以来最多的主场丢球纪录。与此同时,曼联本赛季一共在英超主场已经丢了27粒进球,在所有英超球队中,曼联的联赛主场丢球数只比纽卡斯尔联(丢掉29球)和西布朗(丢掉34球)少。从这个角度上来讲,本赛季的曼联还真是一个彻头彻尾的“主场虫”。

奥运赴日人员预计减半至9万人以下 选手约1.5万人

奥运赴日人员预计减半至9万人以下 选手约1.5万人
5月14日,据日本《共同社》,东京奥运会和残奥会组织委员会秘书长武藤敏郎13日就奥运和残奥赴日的相关人员规模透露,现阶段预计除选手外,从延期前的总计约18万人减半至9万人以下。他此前要求相关团体配合削减人数,作为简化办赛的举措之一。今后也有可能进一步压缩。选手人数预计与延期前一样,约为1.5万人。  武藤在东京都内接受采访,关于赴日的赛事相关人士人数称“会影响运送和住宿,是重要因素之一”,指出对今后赛事筹备的影响。  他还表达了对未来的预期,视今后新冠疫情进展,“可能出现应该进一步减少的讨论。如果考虑(精简至)无论如何有任务、不来就办不成奥运的人员这一水平的话,应该会是相当少的数字。”